1

校车安全与“国情”不存在两难选择

2012年1月9日来源:新京报作者:社论浏览:字体:大中小

  可以在不降低校车安全标准的前提下,调整校车国标,但绝不能以“国家没钱”为由牺牲校车安全。实质上,如果校车安全标准“缩水”,在公众看来,也就意味着政府责任“缩水”。

  昨天是《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四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的截止日期。据报道,这一征求意见稿引起了一些争议,焦点在于,一些汽车企业认为标准过高,有可能将一些中小客车企业排除在外,也会导致贫困地区买不起校车。

  校车标准如不符合中国国情,恐怕将事与愿违。校车标准引起争议,很正常。校车标准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就是要听取来自各方的意见,当然也包括客车制造企业的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争议有意无意地将校车安全和投入问题,搅在了一起。确实,参照美国标准的校车国标会导致校车成本大幅上升。一些人士担心,贫困地区能否买得起这样的“豪华”校车,也并非没有道理。

  然而,这些意见的背后,还是先入为主地假定了一个前提——政府投入有限。这其实是个伪问题。甘肃庆阳属贫困地区,但当地政府在正宁校车事故后,从公车开支中拿出700万元,再通过其他渠道筹集300万元,很快就为当地学校购买了40辆大鼻子校车,可见地方政府并非没有为高标准校车买单的能力。而且,前段时间公布的校车条例草案,明确提出“发展校车服务所需的财政支持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这就是说,如果有的地方确实无力为校车买单,中央财政责无旁贷。

  解决校车问题,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要让校车投入有保障。只要这个问题能够解决,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安全与国情之间的“两难选择”。

  另外,有些企业在提出质疑的同时,实际上也面临这样的质疑——如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又能保障校车的安全?是否存在这样的技术可能?如果有的话,也应该形成系统的方案提交给有关部门。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因为安全标准较低而出了校车事故,谁来承担责任?

  而不能不说的是,争议当中还有很多误解的成分。校车是否一刀切采用双层大型巴士,只是有关企业的建议。校车允许采用怎样的车型,校车国标草案中并未涉及。这也说明,校车国标强调的只是校车安全标准,而不是校车大小的标准。将来一些地方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购买大、中、小型的校车。

  事实上,有些人士拿“国情论”作为降低校车安全标准的理由,恰恰忘记了建立全国性的校车制度,就是要改变这样一种“没钱办教育”的“国情”——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一谈到教育问题、孩子们的问题,第一反应就是缺钱,办不了事,而到了“三公”和形象工程上,则是大方得很。

  现在,中央力推农村学生营养餐计划、校车工程,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定期晒“三公”经费,其实也正是要改变目前一些地方政府“三公”支出财大气粗,教育投入挤牙膏的“国情”。

  当然,各级财政即便用于校车,也不能铺张浪费。毕竟很多民生领域也需要财政投入。有关方面,可以根据这个“国情”,在不降低校车安全标准的前提下,制定能够降低制造成本的校车国标,但绝不能以“国家没钱”为由牺牲校车安全。实质上,如果校车安全标准“缩水”,在公众看来,也就意味着政府责任“缩水”。

  去年,全国财政超收30%左右,央企盈利近万亿。在公众看来,推行校车制度安全与国情兼顾,或许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