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全球核电建设进入反省期

2011年4月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日本福岛核电站危机给高歌猛进的全球核电建设浇了一盆冷水。在新能源大行其道的今天,全球核电事业高速发展。然而,日本遭遇的核危机给世人敲响了警钟,很多国家开始重新审视其国内的核电设施安全问题。

  在新能源时代,全球核电事业高速发展。然而,日本福岛核电站的危机给高歌猛进的全球核电业浇了一盆冷水,发达国家已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核浪潮,中国也开始对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同时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全球对于日本遭遇核危机所表现出的警惕情绪会不会使核电这一新兴事业的发展陷入停滞?在业内看来,人们完全可以从日本核危机中汲取教训,推动技术进步,而不是被它吓倒。

  核电之殇

  尽管福岛核危机如何收场尚未可知,但当地令人痛心的景象正促使世界各国对核安全重新进行审视。

  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应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有关情况的汇报。会议决定,立即组织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

  随即,记者辗转联系到中核集团相关负责人询问情况却没有得到正面回复,该负责人只提到现在企业的压力也很大,正在紧锣密鼓地对全国各个核电站进行安全检查。

  除中国外,瑞士于3月14日暂停了3个新反应堆的审批。此前的12日,数万德国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打算延长国内原有核电站的计划。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随后决定,暂停国内17座核电站中7座核电站的运营。默克尔表示,日本灾难是“科技型社会历史的转折点”。

  英国计划未来15年里新建至多11座反应堆,目前建设计划已经进入后期,但英国政府已要求其首席核调查员起草一份关于日本核泄漏事件之影响的报告。

  韩联社也在17日报道说,韩国政府计划将今后建造的核电站抗震标准上调至7.0级。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第二次官金昌经表示,目前其国内共有21座核电站,抗震强度为6.5级。政府计划将核电站数量增至35座,而今后建造的核电站将可抵御7.0级地震。

  吸取教训

  “日本的事故引发了全球对核电站安全性问题以及核电站如何应对突发自然灾害问题的广泛关注,从这个层面来看并不是一件坏事。”中国能源网CEO韩晓平对记者直言。

  事实上,在日本福岛核危机事件之前,中国的核电发展正处于“黄金阶段”。国家在“十二五”期间将大力发展战略新兴能源,中国核电正从“适度发展”转变到“加快推进”。

  “我们并没有因为日本的核电危机而放弃核能的发展,我们完全可以从日本核危机中汲取教训,推动技术进步。”韩晓平表示,虽然日本核危机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但中国核电事业并没有因噎废食。“日本这样盲目快速地建设核电站,必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当下,中国核电企业非常有必要重新审视自己,国务院及时的决定也反映了整个行业和百姓的心愿。”

  同样,在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看来,虽然核电是新能源中建设成本和使用成本都比较低的一个,但是一旦出事,其后果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日本的这次事故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现阶段,大量燃烧煤炭给中国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带来极其沉重的包袱,发展替代能源是必须的,也是唯一的可持续性发展的道路。

  在福岛核危机事故之后,世界各国会因此吸取教训和经验,尽可能提高工程质量和设备可靠性,全力降低发生安全事故的几率。长期来看,日本这次核泄漏事故对各国的警示将会有利于全球核电工业更加健康有序的发展。

  在采访中,韩晓平和宋亮均提到,除海啸以外,日本建造核电站选址不周和设备落后也是引发危机的重要因素。宋亮告诉记者,日本目前主要核电站分布在本土周边地区,而日本国土面积狭小,没有合适的缓冲地带,在地质条件上并不适合大规模建设核电站。而且,福岛核电属于二代核电技术的范畴,一般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成的,落后于我国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范畴。二代核电的技术老化、对地震等级的设防不足以及对多重自然灾害并发因素的考虑欠缺,都为此次核事故推波助澜。

  宋亮就此建议,我国核电站的选址应慎之又慎,核电的建设审批应该和地震带评估一并进行,在地震带上坚决杜绝核电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