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央视新闻调查:追问中国核电安全

2011年3月29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央视《新闻调查》2011年3月26日播出《追问中国核电安全》,以下为节目实录:

  解说:2011年3月25日,距离日本大地震已经过去14天,日本首次公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照片,可以看出核电站内秩序仍未恢复。当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形势仍然非常不可预测,目前还不能乐观。

  地震与海啸过后的日本,核危机阴霾笼罩,眼前的景象再度提醒着全世界,人类真的已经学会安全利用核能了吗?

  记者:福岛的核泄漏事故发生以后,给世界上所有的核电站都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自然灾害超过了你的设计能力的时候,当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以一种复合的形式出现的时候,你扛得住扛不住?带着同样的疑问,我们来到了中国正在运行当中的规模最大的核电站大亚湾核电基地。

  解说:事实上,人类对核能利用的历史并不久远,世界上第一座核反应堆出现在距今不过半个多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但人类第一次目睹核能的威力,却是它作为杀伤力巨大的原子弹出现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的上空。

  1954年,世界上第一座核电站在前苏联建成,核裂变产生的巨大能量,终于转向造福人类,而核电站也成为人类和平利用核能的典范。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在世界范围内运行中的核电机组一共超过440个,其中美国104个、法国59个,日本名列第三,共53个,中国则排名在十位左右。

  中国的核电站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目前,正在运行的核电站有6座,正在建设中的机组有25台,1994年建成运行的大亚湾核电站是我国首座大型商用核电站。那么,在目睹了福岛核危机之后,人们不禁担忧,大亚湾核电站是否也有遭受地震、海啸袭击的风险,它应对危机的能力究竟又如何呢?

  记者:一栋栋白色的小楼,还有一些亚热带的绿植提醒我们这里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娴静的南方小城市,不过惟一提醒我们这里跟其它地方不一样的,是经常可以发现类似这样的指示牌,上面写着“核应急的集合点”。实际上,我们现在是在广东大亚湾核电基地的宿舍区,说到核电站,特别是在福岛的这个核电站事故发生以后,人们马上会联想到核辐射,所以说我们在大亚湾采访期间,特意请到了专门负责这里,核辐射水平检测的工程师,他叫伦振民,我们来请他来检测一下,你好。

  伦振民(大亚湾核电站辐射防护科 工程师):你好。

  记者:来检测一下这里边现在目前的它的核辐射水平,现在这个地方我们来问一下,它距离这个核反应堆到底有多少距离?

  伦振民:大概一公里。

  记者:一公里左右,那么现在这个核辐射水平呢?

  伦振民:是195个纳西弗/小时,相当于0.195个微西弗/小时,它属于天然本底水平。

  解说:刚进厂门,我们就遇到了专业术语:天然本底辐射。人类生活在地球上,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各种天然辐射,天然辐射又分为内照射和外照射,外照射为宇宙射线以及存在于土壤、岩石、水和大气中的各种辐射,而内照射则来自于食物、饮水等等,这些共同构成了天然本底辐射。

  在大亚湾的职工宿舍区,测量仪器显示的辐射数值是0.195个微西弗/小时,那么,这个数值是否正常呢?

  记者:那怎么能证明它跟现在核电站是没有关系的呢?

  伦振民:因为国家有个天然本底的一个正常值的区间,它在那个正常的区间之内。

  解说:微西弗是放射性剂量单位,普通人每年接受正常的天然辐射为1000~2000微西弗,把记者得到的辐射值换算一下,那么在此地一年所接受的辐射为0.195 微西弗乘以24小时乘以365天,等于1708.2 微西弗,在正常的范围之内。

  据最新资料显示,2011年3月23日,也就是记者在大亚湾的当天,福岛第一核电站内测得的辐射数值是435微西弗/小时,这是同一天大亚湾核电站内辐射量的2000多倍,日本福岛核辐射值严重超标原因。显而易见,那么,在正常运转状态下大亚湾核电站的核反应堆附近,核辐射值又将是怎样的情况呢?

  记者:经过了三道非常严格的进门检查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大亚湾核电站的最为核心的区域,被称为核电站心脏的主控室就在我的脚下,而再往我的左边看,这个就是核反应堆的厂房,经过了福岛核电站的事故之后,全世界的许多人都记住了这样一个外形的建筑物,因为就是在类似这样的建筑物上发生了爆炸,并且出现了核泄漏的事件。作为一种常识,许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在发生核泄漏的时候,越是靠近核反应堆的地方,它的核辐射的水平是越高的,所以当我站在这的时候,内心也不免有一些好奇,甚至是紧张。因为我跟这个反应堆的距离太近了,从这算起来,也就是不到30米的距离,而且这是一号机,再往这边看是二号机,我现在位置是在这个一号机组和二号机组中间的这个位置。理论上来讲,一旦发生核泄漏的时候,它的辐射量是最高的,那么现在辐射水平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们还是赶紧来请这个伦工来看一下,现在检测仪有什么样的显示?

  伦振民:现在测的值是0.23微西弗/小时。

  记者:0.230左右的(微西弗/小时),因为它上下浮动。那么这个水平显然是比我们刚才在这个宿舍区测的时候要高了一些,这种变化是怎么来的?

  伦振民:主要是因为我们周边的构筑物都是那个水泥、混凝土,它是有一个天然放射性,对它有点干扰,但是这个值的话仍然是属于天然本底水平。

  记者:那你怎么能证明它是跟这个机组就在我们的身边是没有关系的呢?

  伦振民:因为我可以做一个小的实验,可以对着那个混凝土测一下,它水平就会上升了。

  记者:那我们试一下。

  伦振民:好,它需要一个反应时间。

  记者:你看,它在缓慢上涨,就是靠近混凝土它就会上升。

  伦振民:对,因为它是一个天然放射性。

  记者:的确,现在升到271了。

  伦振民:对。但我离开它它就下降了,跟这个两个反应堆是没有关系的。

  解说:全封闭的核反应堆,只有在每18个月一次的换料过程中,工作人员才进入到反应堆内部。

  记者:那您进去的时候需要做什么防护呢?

  濮继龙(国家核电重大专项委员会专家):我们就把衣服全部换掉,穿上里面的工作服就可以了。里面的工作服就是白布做的。

  记者:(工作服)是完全封闭的?

  濮继龙:不是,脸是露在外面的,脸上不用任何东西。衣服、手、脚的这个是个连体的工作服。

  记者:厂房的气体里面不含有这些放射性物质吗?

  濮继龙:没有放射性,因为我们这个堆里面燃料都是完整的,没有任何的破损,所以它的放射性不会出来都在燃料棒里面包着的,而且我们开盖换料的时候,这个燃料的上面有9米厚的水层,这么厚的水就把所有的伽玛射线就是放射性(物质)全部挡在下面了,人员在上面操作完全是安全的。我进去过很多次,每次大修换料,因为我是厂长,那么人站在那个桥上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记者:也拿着这个检测仪器进去吗?

  濮继龙:我们每人带一块剂量表。

  记者:那会升高多少呢?

  濮继龙:看不出来,每次进去再出来看不出来,但是我们有块叫什么胶片剂量计,这个胶片剂量计它会积累,这次进去用了一次,下次进去还是它,这块是我专用的,我一年以后我来测,我一年进去这么多次,它有多少剂量,我最多的一年大概吸了0.1个毫西弗。

  记者:吸了0.1个毫西弗,给大家解释解释,您这个吸的相当于平常一个正常人的多少?

  濮继龙:是一年的天然放射性剂量的1/25,我还是站在反应堆的燃料的顶上,大修我站了那么久,我才吸了那么一点剂量,很少,很安全的。

  解说:目前大亚湾核电站拥有两台装机容量百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每年发电能力近150亿千瓦时,其中70%供给香港,30%输送到广东,就在核电站运行到第十七个年头的时候,日本的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危机,再次打破世界各地核电站的宁静。人们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到核能的安全使用上。那么,当严重的自然灾害发生时,当非常规的事件发生时,核电站是否还能保证安全呢?

  记者:下面就是我们大亚湾核电站了,大亚湾过去作为一个海湾,大家不了解,但有了这个核电站以后,大家都知道了。

  濮继龙:是啊,我跟它很有感情了,我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了,来,我们下去看看。

  解说:196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濮继龙,曾经是这家中外合资核电厂的第一任中方厂长,他目前是我国核与辐射安全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应急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他还曾出任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的核保卫顾问组主席。

  记者:您看这个大亚湾核电站,前面那边是一个海湾,然后周围是一些丘陵,你看到这样的地理环境,大家马上想起这个福岛第一核电站感觉环境差不多,这个选址当时为什么选这呢?

  濮继龙:这个差别还是很大的,这个地理位置它的地震的烈度是很低的,也就是说我们这个五公里范围以内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大的地震,安全是什么,安全是一个全过程的管理,从选址开始,你就必须考虑保证核安全,选址要考虑什么,要考虑抗地震,要考虑那个洪水,特别南方台风、海啸、然后龙卷风,这些你都要考虑。

  解说:在刚刚过去的3月11日,一场强烈地震和海啸点燃了日本福岛核危机。这场危机不仅给福岛地区的居民带来不可挽回的影响,更打击了全球公众对核电站的信心和信任,那么核电站究竟有多大的抵抗自然灾害的能力呢?

  记者:虽然说福岛那个地方,它可能离这次的地震带不算太远,但是它也设计了相当高的抗震能力,比如说抗8级,但是毕竟这次发生的灾难远远超出了它的设计能力了。

  濮继龙:我们设计是这样选择的,我们查找历史上所有地震的历史记录,并且对周围的断层进行了分析,认为在我们这个地方可能发生最大地震的烈度是7度,那么我们设计的时候加1度,按8度来设防,那么就是我们有充分的余量,有1度的余量。

  记者:那一般来说,里氏多少级的地震会造成这个烈度为7的这样一个破坏程度呢?

  濮继龙:这要看地震离我们有多远,另外是不是浅源地震,还是深源地震,另外地震是直下地震,还是远距离传输地震,这都不一样。一般来说在我们大亚湾地区,我们发现过曾经发现过的最大地震,离我们大概有40公里,历史上有过大的地震,但是这里的烈度,一般来说只有5级左右。

  记者:可是问题是这样,比如说汶川历史上也没有大震的记录,可是它毕竟发生了。

  濮继龙:汶川是个能动的断裂带,我们20公里以内没有断裂带这是很难得的一块,非常稳定的一个地盘。

  解说:事实上,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还没有地震直接给核电站带来损坏的记录,而这次震级高达9级的日本关东大地震以及伴随而来的海啸把大自然的威力第一次施加到了核电站,这件人类科技发展进程中的又一件作品上。海啸中,福岛核电站的防波堤被淹没,厂房浸泡在水中,这导致了备用柴油发电机失效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记者:毕竟是在海边,这次给大家一个很大的教训,福岛核电站遇到了这个海啸。比如说海啸这一块防范措施是什么?

  濮继龙:我们设计的基准是百年一遇的风暴潮,加上千年一遇的天文高潮,这两个叠加的高潮位,就是我们设计基准。那么这个基准是多少呢?一般大概在六米左右呢,所以你看我们的地面,我们地面的标高是6米5,也就是海拔是6米5,那么为了防止浪的冲击,我们修了防浪堤。

  记者:那个高出海面有多少?

  濮继龙:那个高出海面大概17米左右,那也就是说,高出现在厂房的地面有10米,比厂房地面标高还要高10米以上,这样的话,即使有很大的浪打过来的话,我们也要把它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