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尼克·巴特勒:全球核电业走到十字路口

2011年3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作者:尼克·巴特勒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如今,这句古老的俏皮话可能会成为全球核工业的信条。过去十年,核电在公众心中的可信度逐步恢复了,但仅仅一个不可控事件,就让所有人又都想起了与核电站有关的种种风险。

  核电行业当然在思考。全球拟议中的新核电站将近400座,其中许多是为了满足亚洲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但仍有16座位于美国,11座位于英国,整个欧洲大陆的数量则更多。瑞典已经消除了对核电的敌意,而业内许多人士本希望,德国也能如此。

  现在这些希望都破灭了。全世界都受到日本福岛(Fukushima)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冲击,并等待着例行调查报告的出炉,在此期间,大部分新核电站项目都将暂时搁置。

  投资者也会在投资这样一个事故频发——曾经的三哩岛(Three Mile Island)和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泄漏事故,以及这一次的日本福岛事故——的行业之前三思。总体来说,核工业拥有出色的安全记录,在公众眼中上述事故已经超越了安全记录的一般范畴。数十年来,死于挖煤或开采石油的人数要多得多。德国、英国和美国大部分地区都不易发生大地震。日本此次事故很可能最终会证明,现代核工业里采用的多重安全防护措施,再一次阻止了一场灾难。

  但事实被核事故所带来的恐惧情绪所掩盖。在美国和欧洲,修建新核电站的计划将被推迟,已有的核电站将尽快被关闭。在发达国家,随着旧核电站的关闭,主要的商机将来自关闭核反应堆的过程。

  对于能源业整体而言,日本的事故令本已有分歧的现状更加复杂。除非福岛目前的问题迅速失控,导致人们丧失对于核电作为一种电力来源的所有信心,否则,中国和印度的修建计划很可能会继续。两国都需要电力来维持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已成为两国政府存在的理由。就目前而言,中印两国都从供应持续性和成本的角度来定义能源安全。

  在亚洲市场,最紧迫的问题是地震对日本脆弱经济的影响。日本的能源需求在短期内会下降,由此挤出上月石油及其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的泡沫。没有多少人会押注于油价在复活节之前会高于每桶100美元。

  欧洲和美国将出现更为重大的中长期影响,在那里,对能源安全的定义更多的关注于安全和环境完整性。新核电站建设的拖延和旧核电站加快关闭,都将促使发电企业投资于天然气,作为安全且容易获取的主要能源来源。随着市场对不同的因素做出回应,天然气价格已逐渐与石油脱钩——主要因素便是美国快速转向新开发的非传统页岩气供应。美国生产商已在计划以欧洲为起点,发展自己的出口市场。新的天然气供应不仅仅来自俄罗斯和卡塔尔,还包括挪威、中亚、特立尼达、尼日利亚、北非和地中海东部——最近几年,以色列最重要天然气气田中的两个都是在地中海东部发现的。

  依赖于天然气有其政治复杂性和风险,特别是在欧盟(EU)缺乏完全一体化的电网的情况下。但与核能相比,天然气看上去安全且容易开采,资金成本较低,对于投资者而言回收期也较短。日本灾后重建时恐怕也不会迅速重建核电行业。尽管天然气有其自身的风险,但过去几天的事情可能会让日本决策者相信:进口天然气仍是最为容易的选择。

  对于福岛核电站悲惨事件的回应,既不简单也不完全相同。这些事件为业已存在的担忧(包括来自中东的供应保障以及对全球经济继续大幅下滑的担忧)增添了另一种不确定性。迄今为止,事实已经证明,2011年将是无法预期的一年,计划都已被撕得粉碎。与其它行业一样,在能源领域,收益将取决于弹性和灵活性。

  对于核工业而言,接下来的几天至关重要。如果福岛核电站的形势恶化,放射性物质大量泄露,那么国际社会对该行业的信心将被摧毁。得到批准的新核电站将很少(如果有的话),而欧洲和美国现有核电站也将前途未卜。一项有望提供一种重要低碳电力来源的技术将丧失公众的信任。

  只有上帝才笑得出来。

  本文作者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下属国王政策研究所(Kings Policy Institute)主席